当前位置: 首页 稿库 正文

都市夜归人-20200526

杨皓宇 |

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拿起笔,规划着自己的人生。

一转眼,大学毕业三年了,回首这三年我拥有了什么?越来越空的钱包?还是那越来越高发际线?

我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难道这就是我曾经日夜憧憬的未来吗?没有了九八五的光辉,没有二幺幺了的名牌,只是没日没夜坐在巴掌大的工作桌前敲打着冰冷的键盘,把热情的微笑献给从没正眼看过你的老板,整天围在客户屁股后面笑脸相迎,然后在深夜里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几平方米的出租屋,再独自观看着和自己人生没有半点关系的明星综艺,来补给内心的空缺,幻想着对高大上的生活的向往......

在偌大的上海,一次又一次的励志,要闯出自己的天地,却被现实每日的必备开销和房租掏空钱包,多少次在凌晨的马路旁流出无奈的泪,多少次在错过最后一站公交时怀疑自己的理想,这就是上海,无数人拼了命奋斗的地方。

还记得高考那年吗?当时的我拼了命的熬夜刷题,为了走出那个生活了十八年的大山,为了去更大的城市看更美的风景,为了实现鸡汤文中所谓的梦想,或许正是那一篇一篇的鸡汤文驱使我拼了命的来到这座大城市,来实现自己所谓的人生。

或许,当我真正步入社会的那一刻,鸡汤“梦”才真的被现实狠狠击破。

我没有强大的家庭背景,但这正是使我比别人更努力的原因,我从来没抱怨,反倒更加庆幸,这使我比那些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人看到了更多,更真实的“下层风景”,更能体会到出租屋的乐趣,更能感受到上海凌晨的别样景色,更能感知到奋斗出的成果是多么令人喜悦,哪怕是一点一滴。

城市越大,我越是显得渺小;车流越急,我越是显得缓慢。

20多岁的你迷茫又着急

你想要房子 你想要汽车 你想要旅行

你想要高品质生活

你那么年轻 却窥觑整个世界

你那么浮躁 却想要看透生活

你不断催促自己赶快成长

却沉不下心来认真读一篇文章

你一次次吹响前进的号角

却总是倒在离出发不远的地方

梦想还是那个梦想,但是我早已不是当初的我。

我在空荡的城市呐喊过,在凌晨的街道醉倒过,在金钱的逼迫下无奈过,却从不肯放弃,因为这是我的梦想,是我高考那年拼了命奋斗出的曙光,是我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以后继续坚持的理由。

如果三十岁时的我还是一无所有,我相信,我会在用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继续在这座城市奋斗。这就是上海,是无数人拼尽全力想留下来的城市,是那个虐我千万次,我依旧如最初那样热爱它的城市,是那个无论我怎么奋斗都依然渺小,看不到我的,城市。

前几天我回母校逛了一下,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学校里只有高三的学生在。

我看着熟悉的场景,不免陷入了回忆。

不知不觉间毕业季又要到了,看到那些学弟学妹们神情疲惫,但掩饰不住的却是那充满青春的气息,那这一切正是现在的我们最向往的。

原来我高三时候的班主任说得一点都没错。

“高三那个我们认为最痛苦的生活,绝对会成为我们以后最想回到的日子。”

因为这个时候有这么多陪你一起奋斗的兄弟姐妹,为数不多的的快乐时刻记忆最为深刻,还有情窦初开时候最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和男孩子。

那个时候的我们总以为能够偷偷摸摸地喜欢一个人,但老师又何尝不是过来人啊,我们心里那点小九九都被老师尽收眼底。

或许,我们并不喜欢那个充满了模拟卷的高三生活,但因为那一个人,或者是一群人,让我们拥有了去教室上课的动力。

我记得以前听过这样一段话:上天让你生活中出现的每个人都是命中注定的。他们有的教会了你忍耐,有的教会了你坚强,一切都是缘,缘分让我们相聚,又让我们在这段生命中相伴一起走。

其实我们在真正毕业以前,是无法体会到真切的毕业的心情的。

学院举行毕业典礼,同学们竞相拍摄毕业照,后来在晚上班上聚餐喝酒,我才真切地感受到毕业的临近。

那一刻我才明白我们是真的要毕业了,

就像一个女生终于同意和你恋爱之后的手足无措,才感觉到真的恋爱了一样。在那个瞬间,我们才感觉到:这三年,是真的要结束了。

有人说:“生活的完美就在于当你去回忆它时,不感觉到遗憾。”

但这几近是不可能的感受,就如同当你发现一个十足的美女之后又总会觉得她眼睛有点点小或者是小腿不够圆润等的遗憾。

在学生时代,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依旧没能得到完美的解决,许多深深思考的问题依然没有可以长久安慰自己的答案,许多事情依旧未能按照理想中的来实现,这是遗憾的一面。

这种遗憾有些无能为力,又自我哀怨,于是,我便常常用美好的一面来冲淡它,比如那些安静看书的日子,那些你侬我侬的爱情,那些和同学一起打一整个下午篮球的时光,那些不断的出走旅行······

考完试第二天晚上,我跟几个好兄弟一起压马路到半夜,我们都希望这件事永远不会结束。

但是,最终还是免不了分离。时间改变了很多很多,除了越来越多的怀念。

曾经我们恶作剧地捉弄青春,我们快乐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我们哭得不成样子。

可是,我们要毕业了,我们长大了,毋庸置疑,我们真的长大了,我们再也不可能假装我们还是个孩子。

我在校道上走着,不知不觉投入其中,总感觉下一刻就会有人从后面拍我肩膀:

“嘿!发什么呆啊,去饭堂吃饭去啊!”

又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那个巧笑倩兮的人儿还在我身边,陪着我走这长长的校道;突然有个人从我身边跑过,锁住我的脖子就往球场拖······

十瞬等于一念,十念等于一弹指,十弹指等于一挥间。

突然,一个篮球向我砸来,打破了我的回忆,学弟对我大喊:

“同学,球帮忙捡一下!”

我恍惚了一下,觉得这句话是如此熟悉,却又那么遥远。

我们就像是自己做着一场冗长的梦还没醒过来,挣扎着不得不被遣送到现实的风口浪尖,不想选择但必须选择,有点恐惧,有点不情愿。

然而心里又知道,只能奋力的前进、拼杀、退缩不得。陌生的城市抑或不适的环境,那是我们该认真的新起点,还是很迷茫,还是那么不知所措,然而我们都已在路上。

“毕业快乐!”

“毕业,也许很快乐。”

有个卖婚纱的婆婆说:

卖了这么多年的婚纱,

从未见到会有哪个男孩,

在帘子拉开时发出“哇”的惊叹。

后来她搞了这么多年,

才明白,

大概是他们都没能留住年少时的爱人吧。

有什么用呢?

试婚纱的女孩子或许也曾在试衣间里流过眼泪,

她也没能嫁给十七岁的追风少年。

本来的问题是“从哪一刻感觉不想爱了”,但是我还没弄清楚自己想不想继续爱,所以只能回答“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冷淡了”。

到底从什么时候呢?好像并不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以前我总喜欢没事的时候找他,喜欢和他分享我遇到了什么事,心情怎么样。

我还喜欢跟他说“你没事找我玩儿好不好?”他总是满口答应好的。

当我习惯性和他讲自己因为什么事情、什么人生气的时候,他也习惯性地告诉我“你要理智、要讲道理,事实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

但我告诉他我很开心遇到了什么事,他却不会应和我,甚至没什么兴趣。

人的悲喜本不相同,分享从不是为了是非对错,只是表达在乎的做法罢了。

然而,他好像不知道。

他答应我会找我玩的时候,一有空闲我便会不自觉地打开手机,可是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弹出他的对话框。

在我还没有觉得难过的时候我会不厌其烦地做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次数多了、时间长了我感受到我有点不像自己了,失败感、孤独感、自卑感一股脑都蔓延上来。

我也尝试着强硬地要求他陪我,可即便他来找我了也依然让我很难过。

希望之所以让人愉快就是因为有实现的可能也有不会实现的可能,在我发现希望多半不会实现时,就不想再抱有希望,也不会再说出不会被实现的希望了。

他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我也是,和他在一起之后我会期待有人陪,但好像他不会。每个人的习惯不同,当我发现没有办法让他变得主动时,我就默默地开始学习被动。

真的回想起来,好像并不是某一个时刻或者某一件事发生之后,我突然就决定不喜欢了,只是我好像意识到了每个人的喜欢不一样。

以前见他我会蹦蹦跳跳地冲过去,现在我却只会慢慢地站在原地等他过来。

相比于获得他的关注,现在的我可能更希望自己可以更开心一点。

记得有一天放学很早,我就偷偷地跑到了他的学校,想给他一个惊喜,见到后,他却连跟我一起走路都东张西望,生怕碰见一个熟人。

他怪我去的时候没和他事先说好,他说他就去交个论文很快就回来,他说我不用跟他一起上课了。结果那天我就在他学校的图书馆里一直等,等得实在是太困了,睡着了,又被冻醒了,可他一直都没有回来。

在回去的地铁上,电话这头的我听到他室友问他今天和他在一起的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是谁?他说没有啊,你看错了吧。然后他室友大声地问我是不是去了他们学校,可他立马否认。

“不信你问我女朋友”,话音刚落,我就收到了他给我发的qq:“你别告诉他你来了,我开扬声器了。”

看到之后,我苦笑了一下,对他室友说你可能看错了吧,我没有来过。只听他室友咕咕囔囔地说明明看到了,可在一旁的他极力强调说,没有,真没有,你真的看错了。

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知道,原来你承认我的存在竟然那么那么难。

后来,我翻他手机看到他和一个小学妹聊天,聊得特别多。我和他本来就是异校,特别缺少安全感,看到这些后心里更加不安。

“那只是我高中的学妹,

她想和我考一样的大学,

大多是咨询而已,就聊了一点点别的。”

“那我不开心,你老是和她聊那么多。”

“好,那我把她删了。”

他的声音很温柔,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只是愣神地看着他删了。明明只看过那么一次,却记下了那个女孩子的qq号码。

就在那周的星期五,我看到他手机屏突然亮了,锁屏上出现了那个女生的头像,点进去后发现,她qq昵称没有变,只是他给她加了一个我不会发现的备注:“一点点”。

“这个昵称只是因为她喜欢喝一点点,

加回来是因为她加我了,

我不知道那个加我的人是谁,

我以为是学生会找我有事。”

“......”

哪有那么多那一刻,只不过是积攒了太多的失望,那一刻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我知道我喜欢攀比,不喜欢比身边的人差,我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感谢你近一年和我在一起后对我的包容。

刚开始,以为自己还爱着,想着念着纠缠了很久。但是,从我写下这篇推文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以为的放不下,其实是我已经不爱了。

既然他的关心不能更多一点,那我的就少一点吧。

听他说着过去的我,我听着过去的我,既陌生,又熟悉。仿佛他口中的那个小姑娘不是我,但我又总有这这个小姑娘的所有记忆。是我也不是。

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放下过去,也没有人真正的忘记。回忆就是涨潮时的风,风起时,便争拥而上。

现在的记忆力远不如从前,上午和他拌嘴,下午便会忘记。他说,和我当然不能记仇了哦。但是我自己知道,那个小姑娘的细腻心思,在我这个“老阿姨”这里,再也不会有了。

所有的初遇都不如重逢。

没有了当初的冲动的勇敢,却也一直为爱。

                           

中国校园之声,青春的声音,我们一起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