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部电影,能带给我们能量。Hello,各位小耳朵们,今天是周四欧,欢迎来到影视在线听,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于佳行。在上一周呢佳行讲了关于父亲泼冷水式教育的《82年生的金智英》,这一周呢佳行给大家带来的是一部关于母亲的溺爱式教育的韩国电影《母亲》。同时呢这部电影也是一部相当了得的悬疑电影,这部电影的导演奉俊昊,也算是韩国悬疑电影的一派宗师。2003年的《杀人回忆》2004年《汉江怪物》2009年的《雪国列车》还有2019年《寄生虫》全都出自他之手,他在韩国乃至世界导演史上都是相当了得的人物。再说这部电影的主演,金惠子还有元彬也都是韩国演技派力数一数二的角色。与此同时,这部电影在刻画和描写的过程中也和《杀人回忆》的剧情做了一个相互照应。那么话不多说,接下请各位小耳朵们,跟着佳行来看这部一流团队制作的传奇电影吧。

故事同样发生在韩国的一个小镇里,金惠子是一个靠卖草药为生的小商人,偶尔也做针灸理疗补贴家用,他有一个叫尹泰宇的儿子,母子俩相依为命,对惠子来说儿子泰宇就是生命的全部,即使儿子智力残缺,经常会忘记自己做过的事,而且到处惹祸。但惠子相信只要在他的精心呵护下就可以让儿子平安度过一生。一天惠子像以前一样切草药,但它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在马路上玩耍的儿子,突然一辆奔驰飞驰而过,把正在玩耍的儿子撞到路边。惠子下意识的扔下闸刀,就向儿子跑过去,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情急之下被切伤的手。(插入)儿子没有受伤,甚至对母亲大惊小怪的举动很是厌烦,他一把推开母亲,跑向了远处。在途中他搭上了朋友镇泰的车,惠子追赶不上,只好先去诊所包扎伤口,尽管医生在手上忙碌,惠子还是自顾自的打量着街头寻找儿子。另一边,泰宇很快在高尔夫球场认出了那辆逃逸的奔驰车,朋友镇泰一脚飞踢,踢掉了车的后视镜。泰宇也想和镇泰一样踹飞另一边的镜子,可惜手脚不协调,摔倒在地。之后泰宇在球场的湖边开心的捞了几个高尔夫球,又和镇泰在马路上袭击了那一伙富豪。镇泰质问谁是那辆奔驰车的车主,混乱中镇泰吧一根昂贵的球杆扔进了水中。警局里傻傻的泰宇呆坐在一边,在众人的讨论中,掏出高尔夫球用记号笔歪歪去去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不久双方在警察的调解下和好,但是奔驰车主坚持要他们赔偿后视镜。镇泰听闻之后立刻将过失推给了泰宇,泰宇记忆力低下,就这样为真太背了锅。这时惠子带着礼物赶来,卑微的分发给警局里的人,并替儿子偿还了修车费。晚上回家惠子对儿子没有一句责骂的话还贴心的做了鸡肉给儿子吃,让儿子去除霉运。(插入)

某天,泰宇来到酒吧等镇泰,而镇泰早将约好的的事情抛诸脑后,镇泰来到之前的高尔夫球场在水中捡起了之前故意扔进去的昂贵球杆,开心的回家去了。泰宇在酒吧等不来镇泰,准备离开时却遇到了老板娘的女儿,懵懵懂懂的泰宇展现出了对女人巨大的好奇(插入)。酒吧老板娘不耐烦地赶他离开。回家的路上,泰宇碰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他借着酒劲尾随其后,但是女孩很快察觉到异样,赶紧钻进漆黑的巷子对泰宇扔了一块石头。泰宇只好悻悻的离开。

第二天出了一起命案,高中女孩文雅被人用钝物砸死抛尸在楼顶,更不幸的是,前一晚的大雨将所有痕迹冲刷殆尽。很快泰宇被带到警局接受审问,(插入)原来警察在尸体旁边发现了写着泰宇名字的高尔夫球。泰宇不记得事情的经过,也不知道警察在说什么。警察为了快速结案一步步诱引泰宇签下了认罪书。惠子听闻儿子认罪,急忙赶来探望,责问他为什么承认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可是泰宇什么也说不出来。(插入)惠子气急了,骂了句白痴,泰宇最听不得别人骂自己白痴,瞬间愤怒起来。惠子发现在儿子这是得不到线索的,雨夜他躲在楼下跟着警察上了车,问他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就给泰宇定罪了。警察不想提这件事,只是说案子已经结束了。不久泰宇被警察带去指认现场,小小的地方被围的水泄不通。智力有障碍的他从未收到过这般的万众瞩目,他很开心。他在警察的引导下展示了所有的杀人过程,比如怎么用石头砸死受害者,又怎么将尸体搬上屋顶。惠子心急如焚,大费周折的找到了当地最有名的律师。希望可以为自己的儿子洗刷冤屈,但是面对律师泰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律师耐心耗尽,借口有事先离开了。伴着一丝希望惠子又去了律师事务所,希望律师能对镇泰的事展开调查。因为出事那晚泰宇就是为了去找镇泰。但是律师并不想搭理他,只是让助手敷衍了事。惠子自己孤身前往镇泰家进行调查,最终发现了一个沾着血迹的高尔夫球杆,他欣喜若狂的跑到警局,可是调查录像才发现,那只是镇泰女友的口红印而已。警局出来的惠子心如死灰,在大雨中,有一个捡破烂的老头恰好经过,惠子顺手从车上售出了一把破伞,同时递给老头两张钞票。老头拿走一张,默默离开了。没走两步律师的助手驾车拦住了惠子,助手将惠子带到了一家娱乐场所,律师左拥右抱轻描淡写的告诉惠子,因为精神病的原因,泰宇根本关不了几年。他暗示惠子不要再多事,也不要在给他找麻烦了。惠子苦涩的喝了一口酒,想要替儿子辩解。但话刚到嘴边,就被嘈杂的音乐声淹没了。惠子对律师彻底失去希望,回到家的惠子发现有人在打游戏,恍惚间他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定睛一看却发现是镇泰。镇泰因为高尔夫球杆的事被捅到了警局,所以来找惠子算账。(插入)他要求惠子给自己5000块作为赔偿,惠子将所有的现金交给了镇泰,并承诺剩下的钱会汇到他的银行账户里。镇泰拿到钱心满意足,作为回报也因为自己的恻隐之心,他帮惠子分析了文雅的死因。(插入)在它看来文雅的死因很是奇怪,没有那个杀人犯会将尸体搬到房顶,放在一个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地方。这无疑间告诉他人,自己杀了人。镇泰的话点醒了惠子,惠子开始接触那些认识文雅的人。与此同时,泰宇在狱中,被一个叫他白痴的罪犯殴打。看着满脸伤痕的儿子,前来探望的惠子十分伤心。(插入)泰宇不以为意,一直以来母亲都教育他别人打自己一下自己就要还两下。泰宇突然想起来,5岁时母亲曾想过杀死他(插入)惠子崩溃的大叫起来,那件事一直是他内心最深的愧疚。他努力解释给儿子当时是因为家里贫穷,想杀掉他在自己自杀的。只有看着儿子死去,他才可以放放心的离开人世。但泰宇却认为是母亲嫌她累赘。他一辈子没被别人认同过,现在就连母亲,也开始否定他的存在,想要杀掉他。惠子掏出针灸盒,他知道大腿处有一个穴位,扎下去就可以忘记所有伤痛。她不愿意儿子一直生活在悲伤里,这件事只要他自己承受就好了。他敲着玻璃让儿子抬腿,泰宇面色平静的问,你是不是要用针杀掉我?泰宇让惠子永远不要再来看他。离开监狱的惠子心绪万千,他找到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希望照相馆的老板可以将照片修复出来。突然,老板想起来文雅也曾来着洗过照片 。在老板的帮助下,惠子很快找到了文雅的好友,还得知了文雅经常流鼻血的习惯,通过接近文雅的好友还有前来讨要文雅手机的小混混,惠子得知文雅为了生计生活总是很不检点,手机里存着他和很多男生的视频。而且混混认为杀害文雅的凶手很有可能就在手机里,而泰宇不过是替罪羊罢了。得知实情的惠子疯狂的跑向文雅痴呆的奶奶家,并在奶奶的指引下找到了那部手机。再次探监时,惠子让泰宇辨认手机里的男人。泰宇猛然想起了那晚却时有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惠子也在照片中认出了那个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收废品老头。惠子假装义工前来老头的住处打探消息,老头表示他那晚的确看到了有个奇怪的男子跟踪文雅。文雅将一块石头扔向男子,并骂了句白痴,以示警告。男子愣了一下,捡起石头便砸向了文雅,看着应声倒下的文雅,案子很是慌乱,拿起手机欲播又止,最后把文雅抬到了天台上。惠子听到这里开始大声呼叫(插入)他告诉老头泰宇是被冤枉的,很快就会被无罪释放。老头很惊讶,他在指认现场那天见过泰宇,就是那个奇怪的男子没错。而且杀死文雅后,泰宇还在原地按摩太阳穴。听到这句话惠子瘫软在地,原来儿子真的是杀人凶手。老头听说杀人返回被释放很快准备打电话报警,惠子慌乱之中,用斧子狠狠地劈向了老头。他绝不能让儿子被指认,她拼命地擦地,儿子是不是杀人凶手先不说,但是他肯定自己已经是杀人凶手了。清理之后,惠子为了毁尸灭迹烧掉了老头的房子,惠子就这样终结了唯一的知情者。不久警察前来造访,声称他们,找到了真正的凶手,是一名从精神病院逃走的人,和泰宇一样也是有智力缺陷的,在他身上警方在他衣服上提取到了文雅的血迹。相比之下,高尔夫球的证据显得微不足道。虽然凶手坚决说自己是文雅的男友,血迹只是文雅的鼻血,但警察不相信它的辩解。事后惠子坚持去探望这个凶手,探监的过程中,惠子隔着玻璃窗问着对面的凶手(插入)你有父母吗,你有妈妈吗。

惠子嚎啕大哭,他知道它并非真正的凶手。一直作为社会最底层的他和泰宇,和面前的这个人一样,可是为了生活以最终残忍地成了剥夺他人权利的刽子手。随后,泰宇被正式释放,惠子照旧给他做了鸡肉,儿子问惠子(插入)凶手把女孩放在天台上,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女孩,只有这样人们才会它流血把他送到医院,才会救他。这正是弱智儿单纯的逻辑,不久惠子准备出去旅行,泰宇给他买了一大包吃的,还将他从收废品老头家的废墟里找到的针灸盒还给母亲。在旅行的大巴上人们热情高涨欢歌起舞,可惠子却像块木头一样孤独的坐着。良久,惠子在针灸盒中取出一根针扎向那个可以忘记痛苦的穴位。在夕阳里,惠子也正如片头那样翩翩起舞,与众人浸染在血色黄昏的疯癫中。

《母亲》这部电影最大的成功就是在他对人性,和社会的的披露。在电影里社会的阶级分明,还有人性歧视被表露得淋漓尽致。观众很容易会在不知不觉之中也陷进电影,用“主观”来追查那个逍遥法外的凶手。于是当真相揭晓之时,观众能够强烈感受到母亲内心的那种矛盾与悲痛。

真正的反转是母亲知道真相之后,警察找上门来,告诉了她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无法面对的真相,加上无法面对的现实,母亲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了。

所以她最后跳起了舞,呼应了序幕中莫名其妙的舞蹈。

“我觉得大婶们在旅行汽车上跳舞应该是在我们韩国才有的一种风景。把它放到影片的最后,应该可以在滑稽中让观众感觉到一种悲凉,通过舞蹈,可以把一个像动物一般歇斯底里的母亲的情绪最大限度地展示给观众。”对于为什么要跳舞,奉俊昊这样解释。与其说这是一部关于社会边缘人的电影,不如说是一部关于父母溺爱的电影。

母亲对于尹泰宇的爱是过度的,她把泰宇视作自己的一切,以至于泰宇的生命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束缚。

一个可能性是,泰宇的病不是天生的,是母亲多年前的那次“绝望的决定”所造成的。于是泰宇责怪她的时候,她情绪异常激动,宣泄着自己的“负罪感”。

她爱自己的儿子,却因此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她忽视了泰宇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心只想着保护,却忽略了他的感受。

泰宇一直想要独立,想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这才导致他跟踪少女的行为。他厌倦了和母亲在一起的生活,却又无法摆脱,直到锒铛入狱,他才无意中对母亲吼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一句话。

“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也许对于泰宇来说,监狱生活才更加“自由”,那是他离开母胎后的一次新生。

那么,母亲不顾一切替泰宇伸冤的行为,就有待商榷了。

一方面她确实是想拯救儿子,是无私的;另一方面,她是想继续“保护”儿子,强行要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是自私的。

爱是无私,也是自私。

无私的时候伟大,自私的时候疯狂。

《母亲》提醒了我们,就算是母爱,也会有疯狂的一面。一旦过了头,所造成的后果很可能是无可挽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