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稿库 正文

睡前书单-青春-20200807

小编 |

 

听到这首周杰伦的晴天,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阳光 操场 黄昏 侧脸 单车 背影 被风吹起的窗帘 青涩的自我介绍,再简陋的慕景也是绚烂的光阴,青春本就是最美的故事。

今天要推荐给大家的是石康的长篇小说“青春三部曲”之一《晃晃悠悠》

《晃晃悠悠》在很多人的学生时代中占据了一个既边缘又重要的地位,可以说是很多人的一部回忆录。这本书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名著,但石康“吊儿郎当”的写作手法和对年轻人生活状态的逼真描写还是为他赢得了一大批的追随者。

作者在这部书里写出了当代一部分青年学生的感情与思考人生的努力,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书中讲述了一种每个人都曾体验过的人生经历:无聊的大学生活、无聊中诞生的学生乐队、令人憎恨的考试、初次接触商业、感情等等……如果说这种对学生时代的描述很真实,那么《晃晃悠悠》对年轻人初入社会的体验的描写则更加刺痛人心,当我们进入公司的第一天就感到这仿佛是另一段大学生活的开始,只不过是,同学换成了同事,老师换成了老板。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不断重复昨天的生活……

书的一开篇就宣告了主人公周文和阿莱的爱情的结束,但是回忆却从此鲜艳地开始了……二十二岁,晃晃悠悠地生活着,认为人生本身便是一个劳而无功的过程,就像干在湖底的鱼,任凭烈日暴晒,坐以待毙。感觉什么也抓不住,整个人都散了,就好像《阿甘正传》里那片飘落的羽毛。

初读这本书,我们也许不会喜欢石康吊儿郎当的文风,但是细细去品不乏有喜欢的读者,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本书呢?首先是

  1. 对作者,或者说是男主文学底蕴的敬仰。

一般来说,在一些小说作品中会提及一些书,而在读这本小说的读者就会有好奇心,想要也去读一下这些提及书或者小说,去探究小说中人物的内心世界,而这个时候,往往这些在小说中被提及的文学作品就能够很大层度上决定一个作者的深度和底蕴。出现在《晃晃悠悠》中的文学作品,很多都是我们现在上大学所没有接触过的,于是乎,有个词叫“不明觉厉”,就是我们都不明白,但是觉得《晃晃悠悠》的作者很厉害,男主周文也很厉害。那么到底有那些书出现在《晃晃悠悠》里呢?我们一起来看看

我决定万事顺其自然,随波逐流,当时我19岁,刚刚开始读威廉·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这套书我断断续续读了四年才读完.”

我上课有个习惯,就是不听讲.因为我们老师上课也有个习惯,就是胡说八道.我的习惯比起他的来最少有一点好处,就是不打扰别人,但他不懂这一点.因此,我在安安静静地看我的《在轮下》时被捉到了,按照惯例,我又被送到办公室"考虑考虑"

我们边喝边聊.起初谈的是围棋,不久,谈起了书,叫我吃惊的是,李唯看过的书多得惊人,他问我:"看过《王家大道》吗?"

读法国小说就应当读读马尔罗.他在法国文坛上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王蒙,当然,不看也行,可你无论如何也得看看布陶的《时间的运用》

走回来时顺手把马桶盖上放着的一本没读完的《刀锋》抄起来,上了床,打开床头灯,准备拿它当安眠药,这时阿莱走进来,爬上床,跃过我,倒到里面,手里也拿着一本英文的《月亮宝石》

她就笑眯眯地在我那里四处转悠,百忙不停,一副和我永不分离的架式,厨房被她哼着保罗·西蒙的《寂静的声音》改造了一遍

寒假快结束时,终于看得落下眼泪,那本书的名字现在还记得,是海明威的《丧钟为谁而鸣》

阿莱在那十几天自我逃避,读一本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

记得我在上中学时看过一本小说叫做《青春万岁》,看完后我就产生了到王蒙说的那个学校去插班的念头

李唯的办法是借给崩崩《一个世纪儿的忏悔》看。

当大家开始谈论萨特时,李唯已经认定《存在与虚无》里的大部分东西是抄海德格尔的。

当大家一边读着《梦的解析》

阿莱一边吃瓜子一边用另一只手拿着一本名叫《月亮和六便士》的书看

我躺在阿菜的一边看毛姆写的另一本书《人性的枷锁》,这是我非常爱读的一本书

  1. 对小说中真实性的认同和读者的自我体验

我们都在说小说是来源于生活,然而很多写故事的人会极力地修饰自己的人物形象,因为作者有的时候会隐藏自己的性格缺陷或是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写的人物和故事具有高大全的特点,这样就使小说脱离了生活的本真,这也就是为什么描写大学校园生活的小说大多都不被真正经历过大学生活的读者所接受的原因然而在《晃晃悠悠》中,是可以看到那些经典到使我们读者能够联想自己所经历的大学生活的片段的。如下面的节选。

其实这本小说读完后,要是读者能够体会到那种挣扎,那种纠缠在理想,欲望和世俗之间的东西,能够体会到男主周文以及他身边的这群朋友那份任性和无奈,能够体会到这是一种真实而且毫无掩盖的情感表达的话,那么说明我们真正地读过这部《晃晃悠悠》了。

这本书适合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的人阅读,在上大学或者大学刚毕业,有点经济基础也有点文艺情节的。没到二十岁,太小了读不懂。三十大几,要养家糊口,看这么颓废的小说不利于现实中的承压。没有经济基础体会不到小说里面的任性,没有点文艺情节理解不到小说里面精神与物质的纠缠,以及不同于小资类小说的真实感。

石康曾说过:可能很多人认为我比较狂,但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青春本就是一场不期而遇 带着轻狂度过须臾的几年 然后还来不及道离 了,就各奔东西 远行的人总带着回忆 可留下的人 生活仍需继续,时间真的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你有没有想起那个他。

                           

中国校园之声,青春的声音,我们一起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