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稿库 正文

日光诗集-20200825

杨皓宇 |

我以贪婪的眼睛远眺大海,被钉牢在海岸的泥土中……我在深渊之上凌空高悬——我不能飞向蔚蓝的天穹。

我不知道该反抗还是该屈挠,我既没有勇气死,也没勇气生……上帝离我很近——我不能祈祷,我渴望去爱——又不能付出爱情。

朝着太阳长长地伸出手臂,我瞥见了苍白的云幕……我仿佛已经领悟了真理——却找不到词语将它说出。

 

心灵怒茁的春枝,

古树生出的幼芽,

寂静中,它们在把什么低诉?

莫不是永恒的夏娃

袒裎着,从肋骨中跳出

世界思睡的初生儿呵,

以太中纯洁的奇迹,

我黄金般的姊妹?

 

赫别丽德拍打着浪花跳出掌心,

在为美妙的满天星星吃惊,

她啜饮着全宇宙的精华

及其所有的音响和回声;

 

呢喃着,欢舞着的她在说:

"请把金球抛给我"。

而海神尼丽德在呼告:

"蓝天呵,请跟我一起舞蹈"。

 

出于盲目,我们似乎并不知道

我们身上有一眼泉水在喷涌,――

它永不枯竭、取之不尽,如富有神性,

每时每刻都那么温柔、那么清新。

 

它在悲哀中崛起,下降时洋溢着欢情……

它比我们的母泉更深沉、更洁净……

要知道每天都是心灵的节日,

每一刻都比宫殿更光明。

 

一捧捧地,我从心底掬出欢乐,

把它以及穷人神秘的欢情

抛向高远的天空,

凡我亲手所做的一切,我都怀着爱心。

 

林梢的乌云越聚越浓,

而在以太的溶炉里越来越轻,――

突然仁慈降临大地,

有了雨、彩虹和爱情。

 

铅灰的天空越压越低,

阴沉的冬日渐暗渐淡。

一带松林无边无际,

四面不见村落人烟。

 

唯有一片雾,青灰乳白,

笼罩着积雪的广漠,

仿佛是谁的温柔的悲哀

给黄昏抹上了一笔柔和。

                           

中国校园之声,青春的声音,我们一起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