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舍四周,沉默于树下

坐着硕大的身影

他们并没阻挡道路

你可以穿其而行

只有一点微微的凉意

但他们总在那里

在湿漉漉的天气中更容易看见

在大海变得灰白

在存在过的事物朝窗口

上升的时候。

 

正如在春天

你可以在一只点火镜中捕住太阳

观察热量收缩

纸张变黑,

它上面的一个微点

开始发热,

那当然就是绝望

要在沉默中烧出洞孔的方式。

 

百叶窗被钉住的瞬间

当锤击已经停止

当友人离去,

当草丛已经在忘却

 

那无形地坐在

角落里的四个吹笛人

起身。

 

当你抚摸我的手心时

慢慢而无声,一只接一只

什么惊恐起来,一群被捕住的鸟。

 

而当你的嘴贴住我的嘴,沉浸在其中

炫目的翅膀撞击我的眼睑:

让我出去,使我自由。我要自由自在。

 

可当你吻过我时

颤抖的蓓蕾上升,我的皮肤得到了一种声音

而尖叫起来,一种无声的尖叫。

 

环绕我们的宇宙的呼啸

是猎人轰鸣的脚跟

是猎犬凄凉的吠声,

是陌生行星所发射的箭

是淹没一切呼唤的黑色风暴。

 

而我们躺在星星的床上

星星的床上,无所畏惧。

只要我的脸在你的肩上呼吸它的夏天,

只要你的手在我的脸部歇息它的满足,

 

只要我们用神秘的眼睛倾听内心,

心心相印,没有回忆或渴望,

只要我们的微笑在黑暗中平行消失,

我们封闭在辉煌的自信里

没有邪恶降临到我们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