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小耳朵们最近一定都十分忙碌吧。崭新的九月,回归到正常的工作,生活,和学习当中。羽弦也是这样,在学校每天的新政策中疲于奔波着,因为要进行全校性的寝室调整,把自己的各种东西腾空、运送再一一归纳。又要思考着开学后的社团,迎新等等之类的工作,真可以说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惫。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依然期待着每周日晚十点的直播。就像《小王子》里小王子对狐狸说的那样:“

故事的最后,小王子离开了地球。我在想,那狐狸怎么办呢?若干年后,如果小王子再次来到地球,那飞行员还会记得他么?

最终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其实,就在今天下午我边听歌边准备讲稿的时候。包子突然回在微信群里发了个表情,顿时群里像炸开花样, 平时隐身的神通通出现,时间聊得不亦乐乎。 高铁上信号时断时续,我就给包子打了个电话聊了会儿。放下手机的时候,突然有点儿恍惚:上次我们几个 一起聊得这么欢乐是什么时候?

聊得最欢乐的时候,是微信群刚建立起来的时候。每天都是成百上干条信息轰炸,大事小事什么都扯。那时我们还在同一个城市,一个电话就能聚到一起。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群里开始逐渐没了声音,那些总能见面的日子和那些无所事事的夏天恍惚间变成了上个世纪的事情。

许久前的“逗比”少年当然不明白分道扬镳到底意味着什么,想着哪怕不在一个地方工作了,也总能常常聚到一起。后来才明白,选择了一个工作、一个城市,也就意味着选择了一 一种生活方式。自然不必担心友情变淡了,但联系是不可避免地少了些。

以前我觉得,所谓友情,-定是随叫随到轰轰烈烈几个“逗比”聚到一起有说有笑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能时常聚到一一起是基本,能天天吐槽是要素。如今发现,能相聚的次数一-年能用手指数过来,一起吐槽的次数如同“大姨妈”一一个月一 一次。

友情大概是种不需要常 常惦记,但想要说话的时候可以随时开始的人际关系:不需要时常保持联系,但聊起天来感觉时间走;不需要陪伴在身边,但有困难时可以第一时间到你身边古人常说君子之交谈如水,我们还不是君子,却也有些能感受到这合的道理。

那天和包子互相吐槽完对方是万年不变的傻x的时候,挂完电话骑曲正好放到《直到世界的尽头》,我对这首歌就是他妈的永远不会腻。那时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人到了某个阶段,身边的东西就是在做减法,但是在做减法的同时,你会发现有些东西是不会减掉的。你就是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你就是毫无缘由地相信,那些东西会陪伴着你。

被时间筛选下来的友情就是如此。

其实曾经我也不是没想过在那些老朋友的群里再发消息。只是很多时候,虽然心里可能还记挂着对方,寒暄时却不如何开口。记得明明当时毕业的时候,着急的询问着对方的新大学新专业,约定好一有时间就一定要不远万里去相见,去对方所在的城市好好的宰她一顿大餐。可是山高水阔,物是人变了好几遭,看着朋友圈里的她们发着和新朋友的自拍,一时之间竟也想不出什么聊天的话题来。好几个老朋友,都只能在回忆里了。小时候不懂,很多事都错过了,长夜漫漫想起一些友情岁月觉得可惜。毕竟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什么时候渐行渐远,让我们看不清他们的脸,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朋友,你们还好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有些事、有些人许久不联系,就会在脑海中被橡皮擦一点一点擦掉,最后,终究留下一片空白。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念旧的人。看到似曾相识的风景,会努力回想以前我们走过的时光。听过感情深厚的老歌,会不经意拨动心底柔软的那根线。看过韵味无穷的老电影,会颇有感触微微落泪。

而听到你们的声音,看到你们的消息,我也会渐渐湿了眼。

有时候,太久没见面,你会发现连寒暄都变成客套的说话,官方的开场白,不知怎样继续的话题,苍白无力的说声再见,所有的一切,仿若刚刚相识的陌生人。

有时候,有些朋友许久不见有些许想念,想要聚一聚,却发现很难。

你拿起手机,打开朋友圈,想看一下能否有其他朋友能相约出来。

看着这个朋友出去旅游潇洒自由;那个朋友与自己的对象一起甜甜蜜蜜,黏的密不可分;这个朋友在外地出差培训,旅程繁忙而充实;那个朋友,做生意搞得热火朝天,忙碌无比。

你放心手机,只能叹一声算了,有机会再说吧。可是,一次,两次,下次,再下次,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相见了。

越长大,越孤单。越孤单,越怀念。越怀念,越感伤。

如今世事变迁,你们散落在天涯,各自欢喜,各自忧愁,我固执的守在回忆里,想念与你们的青春记忆,那时年少,万般皆美好。
有些友情是不会被时间打败的妖孽,但即便如此,我们都不再像从前一样能时刻陪伴、时常联系。唯愿你过得好,像你的照片一-样好: 愿你能顺利,像你当时懂憬的那般;愿有人陪你颠沛,像你一-直等待的那样。来日相聚,再把当时的傻x事和回忆下酒。

人最不能高估的就是和任何人之间的关系,有些人不去联系,慢慢地就会断了联系。谁都想着各种友情都能够天长地久,却没想到最难的就是保持联系。然而人生好友能有几个便足够,也只有这些人,你知道哪怕你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你们之间的联系也不会断。

我的脑袋容量不够,有些事情说忘也就真的忘了,但有些事情,我绝对不会轻易忘记。

如今我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想要联系我的时候干万不要怕互相打扰,但我又真诚地希望那些找我吐槽倾诉的时候可以少些再少些,

最好永远都不要因为这些事情联系我,一定 要过得好。

那天我又打开了这些好友的朋友圈,照片里的他们总是很开心。虽然我比谁都清楚,照片背后的故事一定还有很多。 而如今,我们都相距太远,希望你过得好,就像你照片表现出来的一样好,没有那么多背后的故事;希望你顺利,就像你憧憬的那般,没有那么多只能往肚里咽的苦。

来日相聚,再把回忆下酒。

一天前,“天哪,她怎么会找我啊,我们好久没见过了,见面了没话说,尴尬怎么办啊。微信上都聊不到两句,见面了能说什么呢”。想想人家好不容易约我一次,拒绝也不太好,于是答应了。后来发现太巧了,她刚好去医院拿体检报告,我刚好要去医院做检查。更巧的是阴差阳错的我们都去同一家医院,于是第二天我们在医院碰头了,我一眼认出来她,她也一眼认出我。这简直就是缘分哪。我们在一起聊天好像完全没有生疏感,逛街的时候帮对方选衣服,分享各自的生活,一起吐露生活的不易。似乎这次见面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尴尬,反而很开心,跟她在一起做了一些之前不曾做过的事情。她会让我尝试不同的东西,不同的衣服,不同的风格,于是我也照做了。很开心呢。在地铁分别,忽然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啊,怎么一会就分别了,还挺不舍的。当一个人回到空荡的家,那种心里空落落的感觉愈发明显了。于是乎,我来到知乎写下来我的感受,想纪念这一次相聚。原来有些人不曾联系,也不会变得陌生。

我有这么一个朋友,从15岁上高中同桌,到今年,10年了。
我们两个从大学开始就不怎么见面了,她在四川,我在天津。联系虽然不那么密切,但是一聊天就可以停不下。
后来工作,我在广东,她还是在四川。联系更没有大学那么多,我们两个见面用年来算的,她还是那样的性格,但又成熟了很多,她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她想结婚了。而我呢,依旧单身 一枚,不想恋爱,一心想要工作。
其实我们差别很大,生活中没有交集。但就算这样,每一次见面,还是聊不完的话题,我喜欢听她讲她男朋友对她有多好,她对感情有什么心得体会,她会耐心听我吐槽工作,偶尔给我建议,然后一起聊聊生活的琐事,趣事。
昨天我们又见面了,距上一次一年半多了。我在她租的房子住了一晚,又聊到很晚。我在回家的路上,她在上班。从昨天到今天,很平常的过了一天。
我们没有一见面就热泪盈眶,分别又依依不舍,在各自的路上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她难过会找我聊天,我难过会找她聊天,简单,纯粹,有她真好。
我想,再过10年,我们还会这样吧。

久的好像上辈子,又好像昨天晚上刚刚见过面。

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旦相见,因为都是极熟而又极生疏的人,说话好像深了不是,浅了又不是,彼此都还在暗中摸索,是一种异样的心情,然而也不减它的愉快。

——张爱玲《半生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