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稿库 正文

八爪娱-20201014

小编 |

唐艺昕 产后首次公开露面的美照,并甜蜜表白:“这是我老婆,也是我孩她妈。 我尊重她,敬佩她,而也是她陪着我走过艰难岁月,我爱她就像她爱我。”我晕!也太甜了吧!别问我为什么深夜在柠檬树下哭[酸]#张若昀 这是我老婆也是我孩她妈

10月12日,张若昀在社交平台上面更新了一则动态,正文中张若昀这样写道:这是我老婆,也是我孩她妈,我尊重她,敬佩她,也是她陪着我走过艰难岁月,我爱她就像她爱我。随后张若昀还配上了两张唐艺昕产后复出的照片,照片中的唐艺昕穿着黑色丝绒绸缎的礼服,仪态万千,看着丝毫不像是生过孩子的样子。女明星在产后复出的时候,总是会小心翼翼,害怕自己的状态不能够和以前一样,但是大家看看照片里的唐艺昕,眼神坚定自信,整个人倒是比怀孕之前更有魅力了。在这个过程中,丈夫张若昀是陪伴唐艺昕最久的人,他见证了唐艺昕孕育生命的不容易,也惊叹于唐艺昕产后修复的毅力,面对着小小身体却蕴藏着巨大能量的唐艺昕,张若昀从内心里敬佩这个女人,也由衷为她感到自豪。

张若昀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内敛的人,也不是一个轻易在众人面前秀恩爱的人,但是看到如今他告白妻子唐艺昕的发文,真的是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幸福以及他的骄傲,这种颇具张扬的宣示主权式的告白,真的是男友力满满。

张若昀从一开始和唐艺昕谈恋爱的时候,就已经认定了这个女人。当时张若昀还没有现在这么火,他和唐艺昕的恋爱也没有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所以他还能够在社交平台上面记录下两个人的恩爱日常。等到两个人恋情曝光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为了呵护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的上心。只是因为唐艺昕喜欢吃樱桃,张若昀就在家里种了一棵樱桃树。此外,张若昀还会细心记录下唐艺昕的各种喜好,这种体贴又细致的男人,真的是太有魅力了。

从外表看,感觉一直是张若昀单向给予唐艺昕爱,但实际上,唐艺昕存在的意义对于张若昀来说就是最好的回报。张若昀的家庭曾经经历变故,无形之中也给张若昀的性格带来一定影响,让他更习惯于在众人面前隐藏自己的内心,但是这个时候,唐艺昕就像是一束光一般出现在他的生命里,给予他光和热,唐艺昕招牌式梨窝笑,更是瞬间暖化了张若昀的心。所以说,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是彼此需要,彼此成就的。再次祝福他们两个,也祝福他们家的小公主健康成长。

 

唐艺昕亮相时尚活动,她身穿花朵一字肩黑长裙,露香肩美背性感十足,高开叉设计尽显修长腿型

 

当“李雪琴”这三个字,再次出现在我的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并刷屏之前,我对其并没有什么了解,也没有什么好的印象。我对她的印象,仅仅是那个在短视频里,喊话吴亦凡等一众名人,最后非常幸运地得到了名人回应而走红的东北女孩,只是个追星成功而意外走红的网红,因为蹭明星的流量、哗众取宠而出名。

 

体型微胖,长相平平无奇,操着一腔东北口音,短视频平台的内容土里土气,甚至还有些低俗。每次刷到和她相关的内容的时候,我都会直接划掉,不想浪费时间。

 

“网红”这个词语,本来是个中性词,没有褒贬含义,指的是网上非常出名的人或物,但近几年,由于网络创作门槛降低,一些没什么才艺却依靠各种博眼球手段而走红的恶俗的网红出现,“网红”已经变成了一个贬义词。一提到网红,可能就会联想到那些千篇一律的蛇精脸、露胸露肉的低俗表演.....

 

通常,因为意外事件而走红的网红,如果没有过人之处、没有才华、没有持续的作品产出、没有背后的资源支撑,只会很快过气,被人们厌倦,被人们遗忘。

 

我本来以为李雪琴,只会像其他意外走红的草根网红一样,因为没什么实际才华,背后也没有什么资源,没很快就会过气,被社会淘汰。

 

想不到这个李雪琴,不但没有很快过气,还又一次爆红了。

 

当她再一次上热搜的时候,我点进她的脱口秀视频仔细看完了,觉得讲得非常好,又去找了其他视频来看,发现都讲得很好。多看几期和了解了更多信息,对她有了很大的改观,这原来是个又努力、又有才华的宝藏姑娘。

 

这个白手起家、无资源无背景、长相不并不算惊艳出众、身材普通的东北女孩,成为了网红中的一匹黑马。

 

李雪琴本科毕业于北大,后来去了纽约大学读硕士,是货真价实的真学霸,明明本身很有才华,却非常谦逊,一直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土里土气的人,还经常自嘲。有过很多不幸的经历,也患抑郁症曾想自杀,但却一直保持乐观向上的状态。走到了如今的地步,真的非常难得,非常励志。

 

我仿佛在她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李雪琴喊话吴亦凡等一众名人回应而意外走红,是一次上天的眷顾,是上天赐予的机会,是运气好。她后面还能继续发展、继续向上走、在脱口秀大会中取得那么好的成绩,成为一位超级红人,一定得靠无数的辛苦努力、无数次的练习和积累、从小到大努力的铺垫,用真正的实力才能接得住上天的眷顾。

 

从来没有谁的成功,是可以轻松得来的,也从来没有人只依靠天赋和运气,就能有所成就。

 

当今社会,每个人都有可能被上天眷顾,都可能会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有很好的机遇,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抓得住机遇的。在机遇到来之前,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多练内功,增强能力、增加经验、增加格局,等待机遇出现的时候,奋力一搏抓住它。

 

很多人起点都不高,没资源,没钱,没人脉,没才华,一无所有,但是最后却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因为很少把时间花在抱怨命运的不公和现实条件的窘迫上,而是积极地去面对和寻求更好发展路径。

 

热度榜持续登顶!继去年作品“断货”之后,朱一龙在2020迎来了一个丰收年。《重启之极海听雷第二季》(以下简称《重启》)刚刚收官,《亲爱的自己》也正热播,双剧在手,电视、网络同时发力,连破纪录,可谓风头正盛。

 

 

 

 

 

 

 

顶流对朱一龙不算是什么稀罕事,2018曾经完完全全地属于朱一龙。《镇魂》带来的流量,将他拉至骨朵热度榜单榜首,前前后后长达一年之久。但2019,除了《知否》之外,朱一龙在播剧作断档,这个位置被秋冬季《陈情令》捧起的肖战王一博双双占领。两年后归来,《重启》和《亲爱的自己》这两部剧,还能让朱一龙“续存”长盛不衰的流量吗?

 

 

 

令人存疑的是:尽管个人热度仍能短期冲顶,但《重启》和《亲爱的自己》两部作品都在大众口碑上有失。《重启》虽已是《盗墓笔记》系列影视化中最好的一部,但还是没能逃过盗墓系列的通病:盘子太大不能自洽。而《亲爱的自己》虽然人设颇具创新点,但人物关系和剧情和大众审美有所出入,也带来了较大的争议。

 

 

 

可以说,凭借朱一龙扎实的演技,在这两部剧中均出色地完成了他的表演任务,无论是吴邪还是陈一鸣身上,都有其演技的高光时刻。在娱乐圈里,如朱一龙这般既坐拥大规模流量,又具有扎实演技的艺人,其实是极度稀缺的。但综合这两部剧的各方因素来看,它们无一真正称得上是朱一龙爆红后的代表作,没有形成如《三十而已》中的“许放炮”一样引起全民热议的社会话题,也没有像《隐秘的角落》一样一跃而成全网爆款。

 

 

 

这不禁让人发问:“顶流”朱一龙真的会选戏吗?

 

 

 

 

01

高配置,但并非高匹配

 

 

朱一龙的演技是无可指摘的。历练多年,朱一龙的演技不说精湛至极,起码无可挑剔。他把《重启》中历经世事后的“小三爷”演得有血有肉,和胖子的相处模式是插科打诨,和小哥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默契。对待四妹小白时,他亲和有礼中带着分寸,面对叛徒时又有一副“小话事人”的凛冽,角色完成度相当高。

 

在《亲爱的自己》当中,他也演绎出了陈一鸣春风得意、落魄失意和不自觉的大男子主义时的几种不同状态。在人设“憋屈”的条件下,尽可能多地凭借演技展示角色高光。

 

单看《重启》和《亲爱的自己》成形前的配置,本来也是无可指摘的。《重启》自不必说,作为南派三叔独自操刀编剧、监制的《盗墓笔记》系列作品,《重启》项目成立伊始,就被定为S级头部项目,总投资超过4.8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用在了特效制作上,总时长甚至超过了800分钟,占据全剧总量的三分之一,制作极其精良。演员阵容方面,则有陈明昊、胡军、谢君豪等实力派演员和毛晓彤、黄俊捷等年轻新锐加盟,可谓拿足了保障。

 

乍看之下,《重启》该是部替《盗墓笔记》系列前作“一雪前耻”的作品,朱一龙选择饰演其中的灵魂人物吴邪,这样的角色,理应非常“捧人”。

 

 

 

但从播出效果来看,被重重精美外壳包装着的《重启》,内核不够扎实。首先,《重启》的剧情在删减后七零八落,大量台词对不上口型,在很大层面上降低了精彩程度,破坏了其完整性。再者,《重启》包含的内容太多,科学、化学、鬼神、爱情各方杂糅,类型不够清晰,故事铺陈得无限庞大,最后难以自圆其说。

 

吴邪、王胖子、张起灵“铁三角”的情感牵绊,在剧中的关系设置是足够的,但人物再动人,在故事不能自洽的前提下,情感牵绊就显得累赘,再强的CP也不能安抚或疲惫、或困惑的观众。

 

 

 

至于《亲爱的自己》,配置同样夺人眼球。但剧播到现在,朱一龙饰演的陈一鸣的人设,引发了观众的大规模争议。由精英事业男到倒霉失业男,用了不到两集,找工作却找了整整14集。明明跟女主有着“你结婚的时候,新郎必须是我”的情谊,刚刚几集过去,他就有了新的恋爱对象。一位原本有颜有钱、前途大好的青年,落魄到去便利店买东西都交不齐钱,更别说他还换了cp。这样的设置,放在古装和年代剧里固然成立,但放置在现代剧里,显得有违常情。

 

剧情发展到现在,陈一鸣到底会选择新的恋爱对象富婆?还是和女主重归于好,没人说得上来。就连朱一龙的粉丝也已看淡,对陈一鸣的要求是,“活着就好。”

 

 

 

“瓶邪cp”和“铁三角”的塑造都很成功,单看角色设置无可指摘。《亲爱的自己》说是讲的生活的苦、职场的难,但它的苦、难时有悬浮,观众不能与之共情。

 

角色和演员是互相成就的,无论如何,朱一龙足够到位的演技和认真的出演,也未能留下两个让人难忘的角色。有时候,高配置并不等于高匹配,如潘粤明之于胡八一,秦昊之于张东升,和自己本人气质有相对契合点的角色,才能为演员带来长效的观众印象。

 

 

02

流量尚可扛,续存才“真香”

 

 

不能否认的一点是,朱一龙在剧播时能产生的热度,现阶段不逊于他的爆红时期。就拿《重启》来说,《重启》在播时,它的爱奇艺热度趋势一度超过9000,最高时达到9796,位列爱奇艺2020年站内热度榜首。

 

 

 

根据骨朵数据,自7月15日《重启》第一季开播时,朱一龙就登上网剧领衔主演第一,而后蝉联榜首,只有3天掉到第二。在全部剧集领衔主演中,他也只有4天不在第一之列。

 

《亲爱的自己》播出后,他的数据更是水涨船高。在网剧、台剧、全部剧集领衔主演三榜当中蝉联第一至今,没有一天被人超过。这是绝大多数宣传期的演员难以达到的数据成绩。

 

 

 

但这个数据多数还依赖于朱一龙当年的续存。据骨朵数据长年的观察,“流量”往往带有一定的滞后性,一部剧、一个角色带来的正面或负面效应若足够大,可能会在半年甚至一年后持续累积。朱一龙目前的高数据,目前大多还是来自粉圈,因而可以凭借《重启》这部超级网剧,实现数据上的登顶。

 

这些流量,有他本人庞大的粉丝基础打底,也有一部分来自《盗墓笔记》这一大IP的声量加持。但是《重启》这部剧本身,无论比之“爬山梗”全网皆知的《隐秘的角落》,还是近年来难得的高分佳作《沉默的真相》,在声量和质量上都不算破圈。

 

在代表更庞大的观众基础的收视率上,朱一龙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亲爱的自己》自播出后,广电收视率还未超过0.6%,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朱一龙的演员身份,并未从粉圈破圈到大众或路人层面,尚未捕获更多、更广层面上的普通观众。

 

 

 

但《重启》《亲爱的自己》本身存在瑕疵,破圈程度有限,朱一龙若是再不大幅拓展粉丝外的受众,拿出声量质量双佳的代表作来强化自己的演员路线,他的表现再如何精彩,也只能一遍一遍地印证粉丝心目中对于自己演技派的印象,之后逐步流于空泛。

 

 

03

“流量乍富”之后

 

 

众所周知,朱一龙的爆红始于2018年的《镇魂》,因为《镇魂》,他由一名籍籍无名的演员,一夜之间成了人尽皆知的流量,时尚、商务资源纷至沓来。

 

他的这一势头一直保持至今。在今年的金鹰奖观众最喜爱的男演员评选当中,他尚存跟新一届的“夏日限定”王一博一战的实力,现有的10+个商业资源当中,也不乏2018年的“初代”代言。这些都是朱一龙流量存续的证明。

 

 

 

他的运气延续到了2018年后期。正午阳光的上星剧《知否》播出,其中痴情齐衡一角是朱一龙爆红后的第一个代表角色,温润如玉,情痴而伤,这样的古代暖男形象非常符合朱一龙本人的气场。虽然在剧中并非主角,但与正午阳光团队的合作,在很大程度上加固了他的流量。

 

但他的“剧本运”似乎停滞于此。根据结果往前倒推,《重启》和《亲爱的自己》,都不该是朱一龙当时的最佳选择。按照题材来说,《重启》属于悬疑、冒险题材,这一题材本身具有较强的改编风险。《盗墓》系列的影视化,始于2015年李易峰、杨洋主演的《盗墓笔记》,对比当年的《盗墓笔记》和现在的《重启》,故事形式和内核没有发生太大变化,《重启》中被大幅删减的剧情、台词可能依旧涉及原作中的怪力乱神,放到现在的剧集环境当中,稍显落后于改编风潮。

 

相比之下,潘粤明主演的《盗墓笔记》的“竞品”《鬼吹灯》系列,真正着眼于探险故事,无关鬼怪。而且它的体量轻巧、情节紧凑,在原作悬疑、探险题材的基础上做了变迁,真正是新式探险剧的代表。

 

就算是论悬疑,现在观众喜欢的悬疑剧,也已是“迷雾剧场”那样的新式悬疑剧,《重启》在悬疑方面的塑造,已经不再是时新的剧型。

 

 

 

当然,关键剧情缺失也许是造成《重启》失色的原因之一,但如果一部讲述保护文物的正能量悬疑剧,将近一半的剧情不能被保留,导致影响质量,究其根本,还是原剧本存在缺陷的原因更大。而演员在选择剧本时,最应该规避的就是这种潜在风险。

 

《亲爱的自己》更不必说。剧组找到他演陈一鸣时,据称朱一龙原本是拒绝的,原因在于他并不认同陈一鸣身上的许多特质,和对待事物的态度、做法。后来朱一龙想清楚了自己为什么要呈现一个有非常多缺点的人物给观众,才决定接下。但很明显,原本他纠结的问题,同样被观众问了出来。

 

《亲爱的自己》的剧本问题根本不在所谓的角色缺点。悬浮的苦、难,被生活一击再击的男主角,以及长时间对立不统一的“官配”,才是观众不能接受它的理由所在。

 

 

 

 

明明爆红后有了更多选择权,但对《重启》和《亲爱的自己》,朱一龙应当有更好的选择。这样的高配置可能还不如爆红前的《知否》来得实在。

 

反观爆红之前,朱一龙的选择反而更明智,即在正午阳光这样的公司出品的品质剧中担任男二,饰演像沈巍、齐衡这样有着鲜明性格色彩的角色。又或是发挥他擅长的“破碎感”,饰演一个绝对极端的、亦正亦邪的角色,也许都比陈一鸣这样“平平无奇”的都市男,给人留下的印象更深。

 

也许是《镇魂》的爆红打了朱一龙团队一个措手不及,默默耕耘的演员突然变成 “流量富翁”,流量大到不知如何后续运营。他们选择大制作、强班底的《重启》和《亲爱的自己》,略显华而不实,对高投入、大盘子、高配置的偏重,显然高过了角色与演员本人的匹配程度。

 

现在朱一龙还有一部《叛逆者》待播,导演是执导过《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周游,搭档有中老年观众心中绝对的品质代表王志文,不知能否替他扳回一局。但谍战剧近年来呈现式微状态,上一部爆红的谍战剧还是2015年的《伪装者》,且红于“明家800集日常”的原因居多,不在谍战本身,需要寄希望于《叛逆者》再续谍战辉煌。

 

 

 

流量可能“乍红”,但也很容易被挥霍。朱一龙虽然至今仍是“顶流”,但市场完全消化掉演员的流量,本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他的流量严重“超载”,再加上《知否》的后续加固,使得这段流量的有效期和消化期更加延长。

 

现在的朱一龙所表现出来的流量,实际上是他尚未消化完全的2018年的流量。要想保住这些“乍富”后的流量,使其延续下去,他需要的是一个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

 

接下来的作品选择,朱一龙该更加慎重才是。

                           

中国校园之声,青春的声音,我们一起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