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校园之声电台,中国大学生第一台,青春的声音,我们一起聆听!

新视点

3篇文章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每周给你新思想的话题讨论类节目:新视点,我是主播石皓天。欢迎各位小耳朵在每周二晚的八点和小天一起讨论最近发生的热点话题。也欢迎各位小耳朵们在下方的评论区跟我们互动留言,我们的每一个有趣的观点都会成为我们打开新世界的钥匙。 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一定感受过很多的恶意。也许是亲身经历又或者是感同身受,也许是冷眼旁观又或者是忿忿不平。但对于“恶意”这个词,相信很多人都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今天,小天想跟各位小耳朵们来聊一聊:如何对待恶意的滋生与蔓延。 前段时间特别火的一部剧《隐秘的角落》相信各位都有所耳闻,比起镜头上的美学设计、毛骨悚然的背景音乐,人性的恶才是大家最感兴趣的点。“你是愿意相信童话还是现实”成为了面向普罗大众的灵魂拷问。 《隐秘的角落》讲述的是一个“以爱之名,行恶之事”的故事,由“爱”催生的恶意在朝阳东升这两个人物上有特别深刻的提现。 张东升对于这个家倾尽所有,却依旧无法让妻子回心转意。对张东升来说,比起过去的付出烟消云散,或许更令人害怕的,是一个人从熟悉的自我认识中突然进入身份缺失的状态。哪怕和妻子的感情交流早已断绝,至少这份联结的表面形式还在,他仍旧可以活在这些身份之中:他是丈夫,是女婿,是同事眼中顾家的男人,在世界上还有自己的位置。 而张东升发现,岳父母和妻子不同意自己留住这些身份的空壳。为了应对一场可能出现的最大失控和彻底的幻灭,张东升决定用杀人这一极端方式来展现自己对自身生活的控制。于是恶意由此而生。 朱朝阳的黑化更像是孩子对外界的感知所反映的镜像。每个人都渴望能得到家人的关爱和认可。作为初中生,朱朝阳很容易想到的“交易筹码”就是优异的成绩。然而,将获取关爱视为一场交易,对于成长中的孩子来说,可能会迎来一场灾难。当朱朝阳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换回父母真实的爱之后,在他相信童话的外表下,诞生恶的种子。 同样的恶意在《他人即地狱》中,也有所呈现。在结局通过杀人犯将原本内心有阴影之人的黑暗面彻底激发,从而同化后者。即使杀人犯死去,那么他的生命也在后者身上得到了延续。 而最可怕的是什么呢,在众人以为是善良之人的面具之下,其实黑暗面早已俨然诞生。阴影密布之下,无人逃脱。 其实,举《隐秘的角落》还有《他人即地狱》的例子是在分析恶意诞生的一种合理性,但在很多时候,恶意的诞生是没有理由的。在东野圭吾的《恶意》中,这种毫无缘由的恶意被彰显的淋漓尽致。 我就是恨你,明明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明明你是那么善良,明明你知道我猥琐的过去还帮我保密,明明你一直在帮我实现理想。可是我就是恨你。我恨你抢先实现了我的理想,我恨你优越的生活,我恨当初我如此不屑的你如今有了光明的前途,我也恨我自己的懦弱,我恨我自己运气不够才能不够,我恨我自己还没来得及成功就得了癌症。我把对我自己的恨一并给你,全部用来恨你。那么,在我死之前,杀了你。让你带着世人的骂名下地狱。在你死了以后,我再继续恨你。 这一段话是《恶意》中比较经典的段落,有人说这股恶意来自于妒忌,有人说来自于被压抑的欲望,可是小天觉得,恶意就是毫无缘由的。也许很多人会为了这股恶意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论述一种:如果你是我,你也会这么做的悖论。但恶意始终是人性中丑陋的一面,这没什么好遮掩的。 如果我们无法阻止恶意的诞生,我们只能约束自己。 2020年是非常不平静的一年,如果从微博这些社交平台上看如今的网络舆论,也会觉得这是非常不平静的一年。 如今要在网络世界保持理性和理智,已经是成本越来越高的一件事。即便你希望以一种尊重、友善的态度发表对某件事的看法,也可能招致无理反驳甚至无端谩骂。 看着那些以键盘为武器、满嘴刀刃的人们在网络上针锋相对的时候,你不会觉得说这是犹如诸子百家一般盛世,你只会觉得他们吵闹。于是小天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到的一句话:“可能现在是,善良的人很少,自以为‘善良’的人过多了”。 当我们随处可见恶意与恶意交锋的时候,不禁提出疑问:对充满恶意的人,可以充满恶意吗? 如果理智对话已经不再可能,在网络丛林世界里抱持“以牙还牙”的态度,会是更优的选择吗?可当我们选择了以恶制恶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成为了那个被深渊凝视、最终变为深渊的人了呢? 一方观点认为:“恶意”是消极情绪的一种自我外化。恶意更接近于一种微妙的、阴暗的情绪,它有的时候甚至是发散在陌生人之间毫无理由的,或者是有理由、但根本不成比例的强烈的一种情绪或状态。 恶意有很多种产生方式,但往往都与“自我中心”这个概念有联系。 因为“自我中心”,所以都是从自我出发,对他人进行恶意地揣测,这种揣测包括夸大扭曲、恶意揣测他人的动机,基于这种恶意的揣测去进行极端的恶意的攻击。 因为“自我中心”,所以一个人会觉得自己的看法是绝对正确的,他人的看法只要与“我”不同,就是绝对的错误,因此可以对他人进行无情的攻击。 因为“自我中心”,所以无法与他人共情,因此不在乎他人在遭到这些攻击之后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会有什么样的感触;也不在乎别人真实的想法,或者别人的苦衷,更不在乎产生这些想法的动机和原因,对“自我中心”的人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恶意的发泄。这是恶意。 它可能是人性当中一种根深蒂固的东西,是不能够用理智去理解和化解的,只能够用反击去对抗。当我用恶意去抗击恶意的时候,我是在守护自己的内心秩序,这是因为恶意跟批评是不一样的,批评是有改良空间的,批评是有讨论的意义的,但是恶意没有。 恶意是非理性的,恶意是不合理的,它只能够用对抗去解决,我才能够守住我的内心秩序。 而另一方认为:不使用恶意对抗,是一种对正向价值的坚持。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自己的道德标准所以当你被别人以恶意相待,很委屈的时候,你在想要不要放下自己内心的道德感,回以对方同样的恶意,两手沾满污泥地去干这件事。但是这种恶意的对抗在他们看来是不重要的。首先,从价值上来说,当你放下了自己内心的坚持,放弃了内心的一些道德感的时候,你其实违背了自己认为什么样的人生是值得活的人生,你是违背了自己。 第二,从功利的角度来看,有一个类比是这么说的,有一只猪在泥里打滚,你想打它、对抗它,你也跳到泥里去跟它打滚摔跤,你以为可以摔赢它,没想到摔着摔着,却发现那只猪挺享受的。从功利的角度上,这种对抗方式你也赢不了。 所以说,以恶意对抗恶意,你不仅没有获得任何实际的利益,却又放下了自己内心的原则,违背了自己认同的人生观。 说了这么多,其实小天的态度是:面对充满恶意的人,我们是可以充满恶意的。其实这个题目说白了就像是在问你:狗咬了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吗?乍一听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不要。你会安慰自己说:我是一个人,怎么能跟狗去计较呢?可事实上,这种想法表现了一种傲慢,即我拒绝跟你沟通。 人们经常会诟病“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行为,可这种行为恰恰是一种正确交流的形式。见人当然要说人话,不然他怎么能听得懂呢?如果不小心遇到了鬼,自然也要说鬼话,不然要怎么沟通呢?同样,在面对别人满怀恶意的时候,恶意就成你们唯一可以沟通的方式,也是你保护自己的有力武器。 小天并不提倡恶意的蔓延,但面对恶意,我们除了要克制自身的恶意,还要学会抵御外来的恶意。埃莉诺·罗斯福曾说:“除非你愿意,否则没人能伤害你。”遇到恶意的滋生和蔓延,除了被动的接受,你还有权做出别的选择。 你觉得面对满怀恶意的人,可以满怀恶意吗?赶快找下方的评论区跟我互动留言吧。好了,以上就是本期新视点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还有什么想听的话题可以微博搜索:小天不想睡懒觉,并将你想听的话题私信给我。这期节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每周给你新思想的话题讨论类节目:新视点,我是主播石皓天。欢迎各位小耳朵在每周二晚的八点和小天一起讨论最近发生的热点话题。 在节目播出期间呢,也欢迎各位小耳朵参与到我们的节目互动中来,我们的互动方式有以下几种:登录电台的主页,www.fm520.com发送小纸条即可参与互动,当然了,在我们的电台主页,你也可以了解更多的节目动态;同时呢,大家也可以通过蜻蜓fm和QQ音乐收听我们的节目,并在评论区发表你的看法;如果您对我们的节目有任何的意见或是建议的话呢,也可以搜索我们的官方微博中国校园之声或是我的个人微博:小天不想睡懒觉,就可以在微博下留言参与互动,我们都会认真阅读并尽快给您回复;此时此刻,如果您想与我们或者全国各地的小耳朵们互动的话呢,就来加入我们的中国校园之声听友群吧,我们的群号是204929421(两遍),您还可以打开微信,搜索fm520,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不知道各位小耳朵们喜不喜欢看直播呢?小天发现最近有好多网络主播走上了直播带货的道路,甚至连一些明星也跑来分一杯羹。直播带货这个词让直播的发展有了新的高度,也带给人们很多不一样的感触。所以今天呢,小天要跟大家讨论的话题说:我们为什么跟着主播买买买? 其实说到直播,就会回想到2016年。因为那一年可以说是网红、直播还有短视频这些东西兴起的一个元年。当时的直播还处在一个在黑暗中摸索的状态,社交、娱乐、秀场、竞技等直播形式在当时被认为是最具潜力、最受欢迎的直播。但几年过去,我们发现,直播的发展趋势越来越“生活化”。 小天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记得当时有一年光棍节,一位游戏直播网站女主播直播了自己连续三天不间断的睡觉过程。整个直播过程,女主播把自己捂得非常严实,观看直播的人数却一直保持在千位量级,最高时有近万人围观。此事引发了大家的热议。人们不但羡慕这位女主播得到网站CEO王思聪七万元的打赏,也佩服她的超强睡眠因子和出人意表的直播内容,同时更惊讶地发现,很多人对着一床一动不动的被子,也能津津有味地看上半天。 连睡觉这种生活化到极点的事情都可以拿来直播,可想而知直播的门槛到底有多低。抛开低俗与无聊的内容,越来越生活化的直播满足了无数人“看”的欲望。从理解的角度看,科技发展与社会进步,改变了传统对日常生活这一领域的忽略和遗忘,当人们发现日常生活变得机械化和碎片化的同时,愈发凸显了日常生活的重要性和丰富性。随着大众文化的兴起,宏大的主题已日渐被消解,而微观的日常生活却越来越具有合法性与合理性。 生活直播的观众们或许无法在特定领域取得成就,但每一个人都是生活者,日常生活是永恒的主题。即便是在网络这个拟态环境中,日常生活也是普通人最能够参与其中的内容。在生活直播中,主播和观众没有学习、欣赏这样的仰角,而是保持着一种平视的关系,不仅让观众获得身临其境之感,还容易形成共鸣与互动。 说白了,就是真实自有万钧之力。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有些直播没什么技术含量,只是在镜头前侃侃而谈却有很多人为其买单。 陈汉泽说过,无论什么年龄层的人,都有各种未被满足的文化需求。年轻人渴望被认同、渴望找到同类的想法,仍是这个文化圈层最显著的特征。生活直播平台两端,看上去,是生活的展示与参与,是双方隔着镜头的共同狂欢,与此同时,分享,也意味着彼此需要,意味着彼此孤独。对直播者而言,将私人生活与人分享,是一种手段,为大家提供新的生活方式。对观众而言,观看别人也可以是投射自我,很多地方,看过如到过,很多事情,看过如做过。观看别人的生活,其实就像阅读书籍、观看艺术作品一样,如果有一天自己有所心得,可能从接受者转变为分享者。 正是由于直播行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直播带货这种以直播为媒介,符合生活化需求的形式才能应运而生。相比以前电视购物节目,直播带货加强了和观众的互动与交流。这也导致了很多人想趁着东风,分一杯羹。可是有时候,不一定非要浪潮退去才发现谁在裸泳。 某综艺有一个专门为了互相坑对方的快速问答环节,薇娅被问了好几次听上去就很刺激的问题:“你直播间里表现最差的明星是谁?”“直播间里你最不喜欢的明星是谁?” 薇娅自然是被问得哑口无言,屏幕前的我脑子里却蹦出了一串让人尴尬得脚趾抓地抠出一座布达拉宫的场景: 那些像个吉祥物纯刷脸的,话都说不利索只能点头的,还有那种跟自己卖的货好像很不熟的,品牌名字都能说错的,一脸了无生趣好像急着要下班的……说真的,有时候观众都想替旁边的主播深呼吸掐人中。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自带千万粉丝的大明星去卖货会在身经百战的李佳琦薇娅面前显得像个小学生,这是难免的。 但有意思的是,由于大家都不约而同站上了同一个赛道,明星之间的横向差距反而意外地显现出来了。 谁跑得一马当先,谁跑得踉踉跄跄,都被观众看得一清二楚。 看了这么多明星卖货,我最意外的发现是这简直是演员基本口头表达能力的公开处刑现场。 直播卖货听起来容易,其实却是两件难度极大的事在同时考验一个人的嘴皮子和脑子能不能跟上趟,谁比谁慢了都尴尬。 毕竟劝人花钱没那么容易,你是更愿意听口齿流利思维清晰的介绍,还是听三分钟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会“那个...然后...对...”的支支吾吾?答案不言而喻。 就像前段时间来直播间“降维打击”的朱广权为啥那么受欢迎,尽管他对直播卖货并不熟,面对陌生的业务也显得异常谨慎,但是字正腔圆、念什么文案都很像回事儿的控场力就成了他最好的武器。 像“转行”直播没遇到什么困难的柳岩、李好、汪涵,其实也都是沾了主持人底子的光。 至于去卖货的纯演员,说起话来让人听着舒服的主要还是那批基本功扎实的中生代。 刘涛卖起货来,意外地比她演安迪讲大道理的时候还铿锵有力,几乎不打磕巴;搞了一阵直播就宣布告辞的叶璇也让不少人觉得可惜,因为她介绍产品时确实口齿清晰、节奏连贯,讲啥都能讲明白,花边新闻缠身并没有影响到她做演员的基本功底。 这么一想你就发现,对于那些演戏必配音、台词都背不清楚的明星来说,去卖货可能也不是什么好出路,毕竟多说话就容易多露怯。 当然,一言不发做个吉祥物似乎也不太行,毕竟2G网速已经是半年前的梗了。除了粉丝愿意看一座精美的雕塑在主播旁边不停点头微笑,冲着买东西进来的路人可没有多少会买账。 所以你会发现,直播效果最受好评的那些艺人,倒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给销量带来多么卓绝的贡献,而是他们看起来真的挺像认真完成工作、努力向KPI巅峰攀爬的社畜。 金靖算是表现力十足的一个范例。她就像是在不景气的经济中想方设法证明自己真的很优秀的职场失意人,拿出了十成的幽默细胞和表演经验,把整个直播间变得十分吸引人,浑身都写着“老娘真的很有趣,大家多看看我吧!” 结果她也确实让自己和这场直播都小火一把,这也是一种本事。 虽然直播卖货对很多明星来说,只是在影视寒冬和疫情停工的双重打击下为了不失业而开辟的副业,可是谁连这一点点机会都不舍得错过,谁恰好展示了自己讨喜的B面,还是挺耐人寻味的。 而且,等影视行业恢复正常后,明星直播热会不会就此退烧也未可知。 就像大半年前大众还在叹息那些混得不好的明星去卖货是“沦落至此”,却未想到如今已经成了一种新的生态。 再仔细一想,这种生态或许也不只是让人多了个渠道去看明星的一举一动那么简单。 明星搞带货不单是为自己开辟新的曝光机会,其实也是在和观众建立一种新的关系。 李佳琦前段时间在采访中提到过,直播间里的很多人其实只是喜欢开着直播,享受有人在耳边分享、唠嗑的感觉,让那些太过安静和无聊的夜晚多点儿烟火气。 可轻松自然又真诚的烟火气,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做到。 它首先要求一个明星出现在普通人的手机里时,让人能卸下那层“我在看明星”的距离感。坐在那儿空口无凭,又并非本业,观众凭啥要买账? 凭的无非是两点:足够实惠的价格,或者“我觉得ta这么安利有说服力”的信赖感。 去卖货的人如果悬浮在普通人的生活之上,显然是行不通的。就好比男艺人代言护肤品却连混皮油皮都搞不清是啥,压根不会做饭的明星的去讲一个锅有多好用,听了的人怎么会轻易相信? 但有的明星就很会破除距离壁垒,和观众在同一水平视角上对话。 宋茜算是偶像类明星去卖货时,接地气接得比较到位的。既有女明星的漂亮外表,但讲起代言的护肤品功效到底好在哪儿时语速又突然加快,完全就是一个真情实感吐槽气候太干自己皮肤都变差了的普通女生。 当时直播的弹幕不仅没想到她种起草来也这么能说,更没想到她直接上手帮忙演示自己的按摩手法,至少让人觉得“这姐确实是认真护肤的”。 刘涛去卖货,则更像是许久以来积累的形象终于有了最合适的用武之地。 早在6年前的《花儿与少年》第一季,刘涛就当过一次“带货女王”。谁也没料到,这节目最先火的竟然不是明星,是刘涛在旅行箱里码放得整整齐齐的收纳袋和宛如哆啦A梦口袋一般的万能包。当时刘涛带火万能包的原因,和她现在卖货受好评的原因,本质上是一样的:你会相信她是真的能用这个东西把生活打理得更好,而且还相信这个东西也能被自己用得很好。 像刘涛这样的明星“带货王”,像是在一条更加专业化的链条上,主动向消费者的生活走近了一大步。 在这个人人都能透过镜头看到所有人的时代,也许“带货”的载体和形式还会不断变化,但抓住消费者的核心却逐渐清晰起来—— 比起单纯坐在直播间“刷脸”,由电商平台在背后保障的实惠价格与选品能力,和明星本人真诚的生活经验与分享欲,或许才是更重要的。 你在直播间买过哪些值得种草的好物呢?赶快在下方的评论区跟我互动留言吧!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新视点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还有什么想听的话题可以微博搜索:小天不想睡懒觉,并将你想听的话题私信给我。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周二晚八点,不听不散。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全新的话题讨论类节目——新视点。我是主播石皓天,当然了,你们也可以叫我小天。这样会比较亲切。以后每周二晚的八点,小天会和各位小耳朵们一起讨论最近发生的热点话题。 所以欢迎各位小耳朵们通过各种方式与我们互动,我们的互动方式有一下几种: 登录电台的主页,www.fm520.com发送小纸条即可参与互动,当然了,在我们的电台主页,你也可以了解更多的节目动态;同时呢,大家也可以通过蜻蜓fm和QQ音乐收听我们的节目,并在评论区发表你的看法;如果您对我们的节目有任何的意见或是建议的话呢,也可以搜索我们的官方微博中国校园之声或是我的个人微博:小天不想睡懒觉,就可以在微博下留言参与互动,我们都会认真阅读并尽快给您回复;此时此刻,如果您想与我们或者全国各地的小耳朵们互动的话呢,就来加入我们的中国校园之声听友群吧,我们的群号是204929421(两遍),您还可以打开微信,搜索fm520,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一段时间,"地摊经济"强势复苏。你能想象吗,成都市甚至举办汽车品鉴会,把宝马、奥迪等名牌汽车拉来摆摊销售。李克强总理更是称赞,地摊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所以今天呢,小天要跟各位小耳朵们来聊一聊:嘿!你也来摆地摊了吗? 小天最近经常会在微博或者其他的社交平台上看到一些关于“地摊”的梗,在这个不同寻常的年份里,我们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热烈的讨论过摆摊:有人跃跃欲试着自己在疫情期间炼就的凉皮烤冷面手冲咖啡手艺,有人开始在朋友圈推送《摆摊财富小技巧》,有人已经开始畅想互联网人究竟如何改行摆摊……最有意思的是小天看到的一张文字图片,上面说: 地摊经济开放后,思路很明确!打开淘宝,随便买点什么东西,吃的喝的玩的用的,到货后去摊位兜售! 7天卖不出去,直接淘宝7天无理由退货就好了!思路打开了,就差落实了! !再用上花呗,还不用占用货款! 这种清奇的思路不仅有趣,而且好像真真切切地给你描绘了一个未来的宏图大业。没有亏损,不需要资金周转,而且生命力旺盛,随处都可以扎根,实在让人心动不已。在互联网经济繁荣的今天,摆地摊像网络段子一样,看似荒诞不经,却又极为合理的存在着。 说起地摊,小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曾经学校周围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他们兜售一些学生们很喜欢的小吃、玩具或周边,在放学的路上,他们总能吸引一大批学生的目光。我觉得最吸引我的还是油炸的小摊,形形色色的炸物在油锅里翻滚,出油锅的时候总带着一种特殊的香气,我的母亲经常会怀疑这些摊贩是不是在锅里加了罂粟,不然怎么会把我们的魂儿都勾了去。就算是现在长大了那么一点儿,也还是喜欢在家门口的那些小吃摊上停留我的目光。 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中国有千千万万个卖馄饨的阿姨和炸物摊大叔,他们在这个城市里,用食物赚取一点微薄的酬劳,丰富学生们的味蕾,慰藉黑夜里形形色色的陌生人,他们善良,他们质朴,他们相信用双手创造价值,希望命运终究会对他们有所垂怜,而受到恩惠的始终是我们。 想起张爱玲说过的话:“古代的夜里有更鼓,现在有卖馄饨的梆子,千年来无数人的梦的拍板,真是可爱又可哀的年月啊!”小摊上的食物是真的好吃啊,虽然是卑微的,却滚热而活色生香,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在一根串,一杯酒,一碗馄饨当中,渐渐变近,而这种人情味,是多么奢侈啊! 可这些年,小摊渐渐少了,小贩和城管,似乎成了老鼠和猫。我们时常听到的,是城管打了卖红薯小贩四个耳光而被训诫,是中关村拉三轮车卖烤肠的小贩,因为舍不得五百块的新车被扣押,用一块钱买来的刀子捅死了城管,酿成两个家庭的悲剧。少数幸运的地摊搬进了店铺,可说来也奇怪,当我们前去品尝时,始终觉得,差了点什么,少了点什么。 这一切,在这几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江西,不少小商贩接到了城管队员打来的电话,主动动员他们到指定地点摆摊经营。不少摊贩主接到电话后非常惊讶,惊呼“你是城管的?叫我去摆摊?该不会是骗我的吧。”在成都,3.6万个流动摊贩摊位准备就绪,预计可以带动10万人就业;在河南许昌,开放一批背街小巷,让商家在道牙以上区域经营…… 就在这些天里,小天也感觉到家周围的小摊贩变多了,尤其是江边那一块地界,卖水的、卖西瓜的、买花的,哦!还有卖小孩最喜欢的泡泡机。说句心里话,小天在看到这些小玩意儿的时候,还有点儿心动呢!五颜六色的泡泡,夜空里发光的风筝,还有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想,武汉这座城市,就是在这种烟火气中真正复苏的吧! 地摊经济的突然火热并不是毫无缘由的,今年《政府工作报告》39次提及就业,中央文明办也决定今年不将占道经营列为文明城市考核内容,加上去年开始的研究生大规模扩招,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失业危机已经到来。 在国家提供的官方数据中,城镇失业率达到了6.0%,考虑到许多未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的人口可能并未纳入统计之中,实际数字可能更加严峻。 「失业」这一词汇的百度指数也在最近迎来了爆发性增长,比这更直观的是,在B站搜索失业二字,会发现很多失业之后开始做up主的人。 与6%的数字相比,铁路、道路、民航与地铁客运量更能说明经济运行状况——与去年相比,这几个数字都下滑了至少35%,道路和地铁客运量更是跌破50%,考虑到全国各地如今已经全面复工,这个数字已经拉响了经济的警戒线。 如今疫情之下,许多企业纷纷裁员乃至倒闭,刺眼的“失业”虽然被换上了“返乡创业”“长期放假”等等不那么刺眼的表达方式,但仍然改变不了失业或者说失去收入的本质。而从国民收入来看,无法承受失业的人群远远大于想象。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大新闻发布会上说出了一个非常刺目的数字:6亿中国人每月的收入只有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连租房子都不够。 小天觉得,地摊经济这个词除了是国家缓解就业压力的决策以外,还表现了很多人对于失业惶恐的一种正面的情绪宣泄。我们经常会看到诸如此类的文案:《摆摊吧!互联网人!》《摆摊吧!自媒体人!》《摆摊吧!广告人》等一些来自地摊对这些行业失业者的呼唤。这些文案除了表现人们失业的忧虑,也正面地表达了一种对自己价值的肯定。就算我现在的饭碗丢了,凭借我的能力,我还是可以在别的地方重新站起来! 但话又说回来了,用地摊作为缓解失业压力的药方无可厚非,但过度夸张的宣传,就让人多少有些无语。因为当我们将“地摊市场”与“电商市场”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地摊市场”作为一个短期的经济策略,不过是一个不成熟的“劣等品”。 随着两会召开,地摊经济重新被鼓励后,阿里、京东和苏宁纷纷顺应政策,推出地摊扶持计划,马爸爸是700亿免息赊购,苏北强子是500亿货源,苏宁则是金额达到1000亿的“夜逛合伙人”。 可是,电商本身的供应链,为何不放在电商网站直接出售货品,而交给地摊来完成?如果纯粹以消费来看,二者对经济的贡献是相似的。 所以,顺着这个悖论来看,对地摊经济的夸张宣传显然是不可取的。我们希望媒体在宣传地摊经济时能保持最起码的诚实,告诉失业者摆摊将会面临的种种困难,告诉人民鼓励地摊是因为国家经济遇到了一定的难关。我不能因为地摊有好的一面就对其过分的夸大,因为美化地摊经济是对穷人的一种残忍。 “人间烟火气,最扶凡人心”,从5月14日至6月1日,武汉市集中核酸检测九百八十九万九千二百八十八人,无确诊病例,检出无症状感染者300名,未发现无症状感染者传染他人的情况,武汉已成为一座安全的城市。经历了漫长的一段在家封闭的时期,很多人兴致勃勃地计划着他们摆摊体验生活的计划。小天也时常出门走动,看着这些生气勃勃的小摊贩们,小天深刻地感觉到:城市不是一张明信片,城市是活生生的生活。 如果不考虑实际的情况,你最希望你的摊贩上卖些什么呢?赶快在下面的评论区跟我互动留言吧!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新视点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还有什么想听的话题可以微博搜索:小天不想睡懒觉,并将你想听的话题私信给我。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周二晚八点,不听不散。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