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是一种闲情

若广州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于三茶两饭里寻闲趣

若成都

吃得巴适,过得安逸

于香辣滋味里享人间烟火气

若杭州

雅致精细,悉心经营

于一派天然中品清逸

闲,纵使有千百种

落在食物之上

不过是一座城市为其留有间隙

人们有心于此费时耗力

酿造数不尽的美好滋味

我们不消轻视这份闲情

它是一座城市的细致和温馨

因为

懂美食的城市更懂生活

爱美食的城市最会疗愈

若《孤独的美食家》里的那句

毫不费神地吃东西的

这种孤高行为

才是平等的赋予现代人的

最高治愈

粤菜以清而不淡,鲜而不俗著称。食物最好的状态在于鲜的保留,而鲜的状态决定于其采摘或打捞的时长。这一点上,李渔倒是和广州人达到了超越时空的默契。他曾在《闲情偶寄》里感叹“惟山僧野老躬治园圃者,得以有之,城市之人,向卖菜佣求活者,不得与焉。”

成都美食早就美名远扬了。火锅以外,双流老妈兔头、夫妻肺片、伤心凉粉、担担面、冒菜、串串香,光听名字都透着一股浓烈的人间烟火气。

成都美食的精髓就在于无差别的平民化。比起正儿八经的高档餐馆,成都人最爱往路边摊和苍蝇馆子里钻。小店铺、矮桌子、低板凳,看起来破破烂烂,食物也用餐盘装得随便,可味道却不因此而怠慢。

一道麻辣兔头,红油汪汪,上头铺盖一层芝麻和花椒末,骨脱肉滑,辣而不燥,鲜而不腥。下口去啃倒是讲究不少门道,需要充分调动手、口、唇、舌等多种功能,只见成都老餮轻车熟路地掰、分、咬、吮,品出个中滋味,大快朵颐。

杭州人对食材格外珍惜,不甘于一味食材定了型,往往就此能生出无限创意。一味虾,便能做出若干种味道,且道道鲜美稀奇:一品开背虾、龙井虾仁、油爆虾、虾爆鳝、带壳炸虾、美极虾汤蟹......就连东坡先生也曾盛赞:“天下酒宴之盛,未有如杭城也”。

美食,是一种闲情。人们吃的不仅是时间的滋味,更是对生活的期许和用心。

一座美食之城,处处藏着人心对食物的在意和精细。反过来,美食亦不断去抚平人们的焦虑和孤意,让其于一日三餐中保持内心的充盈。这,是生活在美食之城的人们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