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美食有千百种,不能配饭吃的都在耍流氓

米饭, 是个最百搭的背景,什么染料都可以随意挥洒。上至纯蟹粉蟹肉的秃黄油,下至家常菜馆的麻豆腐,拌饭可以很豪华,也可以很温情。能和米饭配好了,才算是道好菜。胃是离心灵最近的,有的时候总希望有点什么就着饭下肚,胃饱了心就踏实了。

北京人民自古以来对豆子有不可磨灭的热情,豆汁、驴打滚、芸豆糕、豌豆黄,几乎都和豆子有关。把绿豆磨成细粉,发酵之后得到的神奇酸臭的液体是豆汁。能否把豆汁喝的酣畅淋漓已经成了检验是不是老北京的普世标准,剩下的下脚料浪费了多心疼,炒炒还可以吃啊,这就是麻豆腐了。这时候劳动人民的智慧就来了,豆渣酸涩不好入口,就加些羊油滋润它,再加些青豆,增加口感,最后泼一勺辣椒油,齐活。来上一口,真的是爱它的人犹如吃蜜糖,一口一口停不下来。

大米是日本人的主食,鲣鱼即俗称的柴鱼,刨成片状的称为木鱼花,在日本也极为普通。在热腾腾的米饭上洒上木鱼花,再拌上酱油或味噌汤,就是猫饭了。之所以叫猫饭,一种说法是因为猫最爱吃鲣鱼,用鲣鱼混合剩饭剩菜喂猫,猫喜欢吃。

虽然我是个纯纯的北方人,但是对猪油拌饭也是深有研究的。猪油拌饭,真的是成就了无数的“你瞧瞧,别人家的孩子多水灵啊”的恩物。江浙一带的妈妈们非常擅长用猪油拌饭喂孩子,热腾腾的米饭,来上一勺猪油,再拌上酱油,喂出来的娃娃小脸蛋圆润润的,就像年画上的胖娃娃,让人瞧见就恨不得上前咬一小口。

心里有光,慢食三餐,好吃的美食有千万种,不如让我们与千百种美食相遇,与千百个人相识,与千百种人生相知相惜